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张翰古力娜扎相恋 爱情无族界

  假如这只是另一桩明星艺人之间的情史披露,不见得引起那么多的关注。张翰与古力娜扎的交往,因后者的维吾尔族身份,让他们的爱情平添了多重社会思绪。网上质疑的声音不少,有些是基于异族交往之困难的现实经验,有的则从信仰的角度出发,不认可某种可能导致跨越精神界限的世俗结合。

  文/麦嘈

  昨日,张翰在微博主动晒出与古力娜扎的亲密照片,以这种方式突然公开了恋情。由于两人都是近年来炙手可热的影视明星,由于张翰此前与其他女艺人感情颇多纠葛,与古力娜扎的交往自然引发了外界关注。今天古力娜扎主动发文《他真的很好》,讲述相恋过程,表示是张翰主动追求自己,二人是在去年12月在一起的。她还表示张翰冲动的公开是因为两人有些小摩擦,但娜扎力挺男友:“他是一个痴情专一的男人”,维护之情,溢于言表。

  假如这只是另一桩明星艺人之间的情史披露,不见得引起那么多的关注。张翰与古力娜扎的交往,因后者的维吾尔族身份,让他们的爱情平添了多重社会思绪。网上质疑的声音不少,有些是基于异族交往之困难的现实经验,有的则从信仰的角度出发,不认可某种可能导致跨越精神界限的世俗结合。而就维汉通婚的现状而言,在古力娜扎的家乡新疆,维族与汉族之间存在着通婚数量少、通婚障碍大的现象。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国56个民族中,维吾尔族是族际通婚率最低的(有配偶人口中1.05%为族际通婚)。

  当然,张翰与古力娜扎还在交往中,正如大家所知,男女交往不必定导致结婚。现在讨论他俩的“通婚”,恐怕为时尚早。但随着人口流动、族际交往的日益频繁,通婚之难却是横亘在许多民族身份不同、却深陷爱情之中的男女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在法律上,我国《婚姻法》规定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第七条还明确规定,禁止宗教干涉婚姻家庭。因此,不同民族之间的通婚是受法律保护的。族际婚姻和男女交往遇到的障碍,更多是政治氛围、文化力量、家庭传承和生活习惯的影响所致。

  在历史上,跨族、跨部落(甚至跨村落)的通婚曾引起族群间的极大恐惧,因为,所谓血统的纯洁影响着财产分配、子嗣承继等事关社群延续的重大议题。尤其,女性身体被视为男权社会和家庭的财产,她的生育和哺育功能逐步演化为民族和国家兴衰的核心象征之一。战争爆发时,针对异族女性的性强暴,往往代表了对异族的集体羞辱,并且摧毁异族血统的纯洁性;而在某些情况下,异族之间的和亲,也带有以家族纽带维系部族关系的强烈企图。在此情况下,个人私情要服从于民族大义。这一逻辑延续今日,因特定历史和政治时空氛围的限制,直至今天,一些多民族居住区域的男女青年依然要为他们之间跨越各种藩篱的爱与恋,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心力。

  1957年2月27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曾颁布规定:“禁止汉族男性干部和本地各少数民族女子结婚”,生产建设兵团也有类似规定。1983年5月,新疆首次开展“民族团结教育月”活动,彼时维汉通婚虽然已经从法律上被允许,但实际操作时,依然显得谨慎。直到1986年,不同民族的男女登记时,仍会被延长办证时间,有关部门的目的仍然是要申请结婚者能够慎重地考虑自己的婚事。假如当年这些措施的初衷,是为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维护民汉团结。那么,近年来随着民族意识上升,当地的政策已改为鼓励少数民族与汉族通婚,希望以此促进民族融合,缓和某些地区的紧张局势。

  然而,在古力娜扎的爱情自述中,我们找不到以上这些历史大背景及沿革的蛛丝马迹,她也未提到诸如民族、信仰这些复杂的身份问题,读者能感受到的,唯有热恋中男女的互相倾慕与互相爱护。这一方面源于他们的确跳脱了(或者还来不及考虑)爱情以外的因素,另一方面在于他们各自的明星身份、经济自主,远离了原生家庭,也远离了原有的民族社群。但也许,这种类似“真空”中的满满爱意,才是男女交往本来应有的面目。如同白人与黑人,外国人与中国人,或者不同性别身份的人相互的爱。而更大的问题恐怕是,古力娜扎和张翰以外,那些跨越族群背景爱恋和交往的人们,如何让他们的故事流传,让更多克服障碍的策略得以分享,帮助他们在国族的背书、社群的认可之外,打开自我与家人的生命情结,拥抱爱本身。